切换城市
全国服务热线: 40067-92580

冒牌律师揽官司 迟迟无果还索要3万元

      东方网9月17日消息:据《新闻晚报》报道,假律师、黑代理、土律师、职业代理人、公民代理人、黄牛……在法律服务行业队伍中,出现了这样一支“非正规军”的身影,他们或自称“律师”,或打着老乡的旗号四处吆喝着帮人打官司,主要承接劳动争议、交通肇事、民间借贷等案件。办案期间,一些冒牌律师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或唆使当事人拒绝调解、漫天要价,或伪造证据骗取私利,甚至截留赔偿款项、骗取钱财。据悉,上海市律师协会已决定将限制非正常公民代理调研作为近期重点工作之一。

  业内专家表示,当事人聘请律师时要注意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认真核实对方是否有“律师执业证”,同时在缴费时应该向律师事务所和代理律师索要相应的正规票据。如果因为经济条件差等原因无能力聘请律师,可以寻求法律援助机构的服务。如果与“冒牌律师”发生争议与纠纷,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当事人应及时向司法行政部门、民政部门以及公安机关进行举报,寻求支持与帮助。凡本市依法准予执业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信息可通过东方律师网站查询,上海市律师协会每年会对本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进行执业年度检查考核。

  【读者经历】

  病房里“律师”主动帮告状

  今年1月7日,从甘肃来沪打工的陈巧风遭遇一起车祸,被送往浦东公利医院救治,当时医生鉴定为骨盆、小腿多处骨折、胸腔积液,伤势严重,住院40多天。

  陈巧风表示,这次事故给她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很大困扰。由于腿部、骨盆处都打了钢板,虽然出院后可以行走,但不能长时间站立,也不能奔跑,更不能提携重物。她之前在上海欧姆龙电子厂打工,做的是操作工的岗位,需要每天工作12小时,从早上八点半上班,一直加班到晚上八点半,而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显然无法胜任这样高强度的体力活。因此在出院后至今的大半年时间内,始终没有重新上岗。

  不过令陈巧风气愤的是,自事故发生后,肇事者宋先生本人就再没出现过,是他父母出面协调,前后也只来了医院三次,支付了12万医疗费而已。住院期间,对方对事故赔偿等事只字未提,且出院后也没有任何表示。她一个人忍受着伤痛和失业的痛苦,曾向对方提出过给予一定赔偿,但对方却说让她去做伤残鉴定。如今大半年过去了,对方也从未主动联系过她。

  就在住院期间,陈巧风发现病房内经常有拿着名片和宣传单的陌生人出入,他们自称是律师,可以帮伤者代理打官司,委托进行交通事故理赔以及伤残鉴定等事宜。这些名片的抬头都自称律师,而宣传单的内容都是有关交通事故后如何委托代理人打官司要赔偿的知识和案例。

要归还材料先支付3万元

  原来被撞了还可以找律师打官司?对法律知识一无所知的陈巧风似乎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出院后,她接到了“律师”电话,并在5月9日与自称唐律师的唐益(化名)所在的公司上海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服务合同》,约定由公司办理索赔的所有事务,费用按照十级伤残以下10%,十级伤残以上50%的方式收取。唐益收取了陈巧风与本案有关的病历、拍片报告、护理费发票、出院小结等大部分材料原件。

  原以为诉讼很快会进行,自己也很快能拿到赔偿,没想到等了3个月,索赔工作迟迟未开展。 “好几次我主动打电话给他询问进展,他总是用各种理由来搪塞我,比如我是农村户口,赔偿标准与城市户口不同,又比如之前在上海两家公司打工的合同不对等等。之后我查到他不是律师,于是就不再放心把材料原件交给其保管。 ”可当陈巧风向他索要材料时,唐益却提出了要求支付3万元才能归还的要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活拮据的打工妹如何拿得出3万元现金?此时陈巧风意识到自己惹上了新的麻烦。

  对方称3万元是“辛苦费

  一直向陈巧风自称“律师”的唐益究竟是不是律师?为何接手案件后3个月都不展开行动?为何会提出3万元的费用?

  带着种种疑问,记者以陈巧风朋友的身份,拨通了“唐律师”的电话。

  在电话里, “唐律师”承认自己不是律师。针对3个月不作为的疑问, “唐律师”表示他签合同第三天就去进行了有关伤残鉴定,一个半月后鉴定结果出来,是九级和十级伤残。之后因发现陈巧风是农村户口,达不到城市标准,这样赔付会少很多,于是一直想着如何把她从 “农村”变身 “城市”,加上陈巧风之前与服务的两家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有问题,种种缘由才导致案件耽搁至今。

  最后,对于要陈巧风支付3万元才能归还材料的要求,“唐律师”并未予以正面表态,只是表示他们为陈巧风的案件奔波多月,付出了很大的劳动,因此需要她给予补偿。

  为了要回自己的有关材料,陈巧风找到了上海升通律师事务所,并委托汤新裕律师为其代理律师,负责交通事故的理赔事宜。

【律师观点】

  有偿代理涉嫌违规

  汤律师首先将唐益所在的这家商务服务公司告上法庭,指出对方的公民代理是违规操作。“按规定只有经司法行政部门批准成立的律师事务所才能提供有偿法律服务,他作为一家服务公司,与当事人签订了一份有偿法律服务合同,该合同本身就是无效合同,而且合同约定费用按照十级伤残以下10%,十级伤残以上50%的方式收取,这样的收费远远高于律师服务收费标准,给当事人利益造成很大损害。 ”

  同时,汤律师在去交警中队调取肇事者行驶证、驾驶证、保单等资料的时候,正巧遇到了对方也在调取资料。 “也许是得知自己被告了,为了对之前3个月拖延的行为做出修补,对方公司马上派人去调取了资料,并且通知陈巧风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前期的资料搜集工作,现在可以代理上诉了。 ”

  汤律师指出,他遇到过多起冒充律师身份的黄牛代理案件,有的是假借律师名义提供有偿服务,有的是打着老乡的旗号乘虚而入,到最后不仅没有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收的费用也不比律师少甚至更高,而且还经常假借“公关费、关系费”等名目乱收费,不少农民工吃了亏也只好忍气吞声。而陈巧风遭遇的“黄牛”虽然自称团队中有律师参与,但只要不是与律所签订的有偿服务,就都是违规行为。

  【记者探访】

  假律师频繁出入医院仲裁院

  那么这些“冒牌律师”经常在哪些地方出没?为了更直观地了解,记者来到了医院、法院等地探访。

  上周,记者来到了某区法院的立案大厅,在当事人休息处以及安检大厅等候时,发现有几名男女既不咨询,也不办理业务,他们不断在大厅内转悠。见记者在外等候,其中几名男子主动上前搭讪、询问案情。

  他们中有的举着 “免费咨询”、“代书诉状”的牌子,有的自称是律师,并塞来一些印有“律师服务”“代理诉讼”的名片、小广告。其中部分人穿着普通的休闲服,也有人穿着正规的黑色西装,打着灰色领带,显出较为专业的模样。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人几乎天天来,见人就问,甚至跑到调解室里“拉客”要帮人打官司。

  记者又来到浦东某医院的骨科和脑外科住院部,虽然没有遇到“律师”,却在杂物房内发现了一些印有“代理交通理赔”的广告纸。询问一些病人后得知,医院内有时会有一些自称是“律师”的人出现,塞给他们一些书籍以及诉讼代理案件的广告,有的还留下了电话,称可以全程包揽打官司、做伤残鉴定,帮忙要到赔偿费。

  一位律师朋友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区,“黑律师”的情况相当普遍。如劳动仲裁院、各交警中队附近,常有自称“律师”的非正常公民代理集中等候招揽案源。这些人中,个别是常年在法院打官司的“老官司户”、老上访户,官司打多了,“久病成医”,对诉讼程序和法律知识有所了解,便成了“代理”诉讼的本钱。

  这些人中还有部分是农民工出身,他们在自身维权过程中掌握了一定的法律知识和诉讼程序,在帮老乡和朋友打“官司”时后发现可以从中赚钱,便以“公民代理人”身份替农民工包揽劳动仲裁或诉讼,打赢“官司”后按一定的比例收取报酬,很受外来务工人员的欢迎。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很多“咨询公司”和“服务公司”都推出为客户提供代理诉讼法律服务的业务。有咨询公司称“拥有专业团队,对交通事故理赔、劳务纠纷案例有资深经验。 ”

收费砍价议价就像市场买菜

  律师服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那么这支“非正规军”的收费情况怎样?

  记者调查发现,“冒牌律师”们没有规范的收费标准,收费方式完全依靠与当事人之间的私下协定,就像菜市场买菜一样讨价还价。

  记者自称要打官司,在法院门口与几名“律师”攀谈,其中一名“律师”说,他们是按日收取服务费,一天200元,后期若获得赔偿,会再提成10%-15%。记者称价格太贵,对方即表示可以商量,最低80元一天。

  当记者提出按日收费不合理,对当事人风险很大时,另一名“律师”上前一步抢着表示,他可以签订双方合同约定,前期不收费,提成赔偿款的15%-20%。旁边一名“律师”称,按照不同的官司类型,他们的收费各异,比如交通肇事理赔或者工伤赔偿对半分,还可根据不同的伤残鉴定拟定不同的收费。

  一名“律师”暗地透露:“打官司就是看律师的本事,我们提出一个赔偿额度,不同的赔偿额度提成比例不同,最低提成10%,最高提成50%,这样是为了双方共赢,我们一定会帮你争取到最大的赔偿额。 ”

  之后,还有“律师”表示,他们还可以采取“买断”案件或“风险收费”的方式,比如因交通事故受伤,按规定只能获得1.5万元赔偿,但是自己可以以2万元价格买断其案件,只要觉得能接受这个价格,双方就可以成交。

  选择假律师多因轻信其身份

  记者了解到,目前由公民代理代表出庭的案件主要集中在劳动争议、交通肇事、民间借贷三类案件。一位法官分析,“冒牌律师”选择帮农民工讨薪、讨赔偿,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因素考虑。 “一方面,劳动争议、工伤赔偿,这类案件没什么技术含量,而且对方都是公司,公司可以执行到位的可能性比较大;另一方面则是农民工比较容易被掌控。 ”

  农民工选择冒牌律师,一方面是因为缺乏相关常识,另一方面则是盲目轻信对方身份。绝大部分农民工都没有对“律师”们的身份产生过怀疑,正如陈巧风所说,“我对法律一窍不通,他说自己是律师,我就相信了,也没有想到让他出示任何证件。 ”

  一些请过“冒牌律师”的农民工则表示,请他们去帮忙讨薪,也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时间和精力,“一家老小都要养活,我们又是做一天工赚一天钱,根本没有时间经常上法院、律所转,还想着找他们可以省心点。”

  然而,农民工的所谓“怕折腾”往往会引来更大的麻烦。2011年12月,上海市律师协会出台了一份限制“非正常公民代理”调研报告。

  报告揭露了非正常公民代理对当事人、律师队伍以及法院等造成的危害:曾有委托人发现上当受骗,再找正规律师,但因无合同、无发票等证据,委托人的损失只得自行承担;有的收费远高于正常律师收费标准,甚至不告诉当事判决结果,严重损害当事人权益;而有的收费过低,严重损害了律师正规军的权益;近年来出现专门替农民工维权的“公民代理”,个别为达到赚钱目的,鼓动当事人集体上访、纠缠法官,严重影响投资环境。这类人提高了农民工的预期,有时导致法院调解困难,劳资纠纷久拖不决并不断恶化,增加了社会成本、司法成本;当事人用不正常、不合法的方法干扰诉讼;交通事故,非正常公民代理人主要以买断形式从事责任认定、伤残鉴定、诉讼一条龙服务,整个过程充满欺诈、恐吓等行为,严重损害当事人利益。

专家说法

  打擦边球 假律师日渐猖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法定代理人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诉讼代理人。律师、当事人的近亲属、有关的社会团体或者所在单位推荐的人、经人民法院许可的其他公民,都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正因为这条,让一些人钻了法律的空子,他们以法律工作者甚至律师自居,目标主要是外来农民工,利用农民工法律知识薄弱、渴求法律保护的心理,日渐活跃在农民工中间,以老乡、朋友的身份成为公民代理人,参与到案件审理、执行过程中,并私下收取高额的“律师费”。

  汤新裕律师表示,近年来假借律师名义提供有偿法律服务的现象相当普遍,且日渐猖狂。案情主要集中在劳动纠纷、交通肇事、小额的民事诉讼等领域。这类案件的当事人对低层次的法律服务存在需求、案源丰富、案件类型相对单一、对专业知识的要求相对较低,公民代理人比较容易参与。但是,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除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公证处等经司法行政机关批准的法律服务机构外,其他机构和个人均无权从事有偿法律服务。 “这样的一支法律服务的非正规军对整个良好的司法秩序带来了冲击。由于一般的老百姓对法律服务市场不熟悉,冒牌律师往往轻易地猎取案件,老百姓对此真假难辨,难免上当受骗,导致不明就里的群众将责任怪罪于无辜的律师群体。 ”

  另据记者了解到,今年上海市政协委员黄琦律师、林莉华律师曾联合提交《关于规范公民有偿代理诉讼的建议》的提案,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和回复。

  相关对策

  占领阵地 律师需深入基层

  “目前,在交通事故、劳动纠纷等法律服务市场确实普遍存在非正常公民代理现象,为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协会决定对此予以关注并研究对策。 ”上海律协盛雷鸣会长介绍,去年底市律协决定将限制非正常公民代理调研作为近期重点工作之一,调研工作得到相关区县律师工作委员会和司法局的重视。市律协在充分调研基础上出台了一份报告,借鉴徐汇、浦东与松江等区的实践经验,提出“上海地区采取行业为主模式的可行性分析以及具体措施设想”,简言之就是“律师正规军占领阵地,相关机制支持配合”。

  早在2007年,徐汇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事故审理科就设立了专门的律师工作(咨询)室,由专业律师轮流坐堂,提前介入交通事故处理,并为市民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法律援助等服务。据交警支队介绍,从2005年起该支队在事故审理时就已经开始尝试律师提前介入,效果很不错。

  在浦东新区交警支队的推动和浦东新区司法局的支持下,浦东新区律师青年联合会和交警支队签署《法律服务结对共建协议》。浦东新区律师青年联合会组织本区律师,以新律师、年轻律师为主积极参与,限制本区交通事故非正常公民代理工作,设立的咨询点已全面覆盖全区20个交通事故的处理点。日常工作中,律师咨询是免费的,并义务地积极协助交警部门参与矛盾化解。浦东新区允许律师通过这个平台获得案源,和当事人建立委托关系,要求收费符合律师行业收费标准,收费标准要公开。

  有律师表示,案件本身没有高低端之分,低端不是指案件本身,而是指当事人的经济情况。 “我们希望律师不仅能胜任高端法律服务,同样也要脚踏实地投入交通事故、劳动纠纷这些小额民事诉讼领域,用法律武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承担社会责任。 ”盛雷鸣说。

关于金牌律师网-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律师加入- 网站地图- 我要请律师

粤ICP备09056467号-3 金牌律师网(www.12580law.com )-专注律师-信仰法律-更权威更放心的律师网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